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资讯 >

    人们悠然自得 如同陶洲明笔下的桃花源

    2017-09-10 16:03

    小镇市井人物之----坏人西郊(三)
      
      在乌溪江几十里水域内,有两座几十岁的水电站,第一座电站筑就了一个大水库;第二座电站围成了一片大湖泊。­
      
      出城区西南二三十里,汽车就进入蜿蜒曲折的盘山公路,海拔逐渐升高,翻越几十里山路,驶过一个峡口,西郊眼前豁然开阔,他看到一条明镜似的宽广河流。­
      
      汽车逆着河流开往上游小镇,两岸是青翠茂密的树木竹林,三三两两的民居和三三两两的垂钓者。第一次来这里的西郊没想到,几个月后他也成了垂钓中的一员。­
      
      这段河流就是两座电站中间那片湖泊。它不但生产电能滋润万物,还以国家二级饮用水的资格进入市区每一户居民的家中。­
      
      西郊在这片优质水域中垂了二年钓,他当然不是以此为生。他很羡慕那些山姆大叔们,开着快艇逍遥于江湖河港,拿个钓鱼冠军奖二十万美金。而他只能在闲暇时握一握钓竿,大多数时间里按的是照相机快门。­
      
      介绍西郊来这个美丽小镇开照相馆的是他朋友诸林。诸林是这里的税务员,常常夹着黑皮包去乡下教育纳税人。有时也夹着包去河边看钓者西郊,西郊说你又来向鱼儿宣传国家税收政策了。­
      
      天王盖地虎­
      
      地名办的曲辰那段时间有点忙,他一方面要考证傻子村的祖先是否真的脑子有病,犬养山村民的祖上是否和藏獒有染;另一方面还要不太停地签收着一封封女人来信。­
      
      按理说作为有妇之夫的曲辰先生,在明修着妻子这条栈道时,也只能偶尔去暗渡一下陈仓。如此明目张胆地接收着一封封未婚女子的来信,不是色胆包天就是另有隐情。­
      
      而实际状况是曲辰虽然色胆包天,这次却真的是另有隐情。­
      
      江屑大学毕业后支了几年边,支完边回到老家找到一份相当不错的工作。工作了一阵时候他觉得生活上缺了点什么,仔细反思比较,发现朋友同事们都已经“树上的鸟儿成双对”,有的甚至已经“绿水青山带小燕”,形只影单的他恍然大悟:原来是缺了一个伴侣。­
      
      作为江屑的朋友,知道了朋友的苦衷,曲辰不免急朋友所急。他悄悄拍案而起,接着坐在拍过的案前奋笔疾书,于是一则“征婚启事”就出现在了三天后出版的当地报纸上。­
      
      曲辰没想到,一段豆腐干大小的“启事”,竟产生了近百封书信雪片似飞上他的案桌的效应。不只是他,当江屑突然间被百来颗芳心团团围住时,也禁不住喜出望外。在他老家农村,结就一段姻缘得费多少精力人力和财力,一位光有精力人力而无财力男人,即使把人家女儿骗来并将生米煮成了熟饭,也会面临着被女方家人砸破灶锅打断狗腿的危险。江屑此前也曾上下求索过,以他自身条件当然不会沦落到锅破腿残的地步,但显然也无成功的案例。­
      
      而今,在毫不知晓毫无征兆蓦然回首间,突然有一大群女人在灯火阑珊处频频向他招手示好,原本繁杂的终身大事,因豆腐干大小的几十个汉字而变得程序如此简单,内容如此丰富,色彩如此缤纷。­
      
      江屑先感激涕零了一番,又问曲辰是否留下几个自享,曲辰说家里有,目前还够用,他也就不勉强了。­
      
      两个男人展开了百里挑一的工作,经过一番严格细致的筛选,挑出候选人数名,分为三等:一等一人,作重点考察;二等二人,作重点关注;余下几位作为替补。­
      
      且看荣膺榜首的那位来信:“……我是位电厂职工,白天面对轰鸣的发电机车,夜晚与青山绿水为伴,感到十分寂寞,父母远在百里开外的富春江电站,我要排谴孤寂,只有找个可以托付终身永久性的伴侣,不知是否与你有缘?随信附上近照一张,但愿不会令你失望。如要来信,请寄:某某某电厂中学张某某老师转梅琦女收。”­
      
      梅琦女来信中娟秀的字迹、流畅得体的行文,照片中的明眸皓齿秋波流转的美艳,顷刻间俘获了江屑的心。将她点为魁首的同时,他写了一封洋洋数千言的回信。­
      
      江屑在信中向梅琦女介绍了自己的体貌特征、工作状况和家庭成员。又说原以为在那片土地只有二位好友,一位财税员诸林,一位照相馆的西郊,没想到如今又认识了一位美女,真是三生有幸。梅小姐回信道谢谢你表扬我,你的字写得真好。­
      
      第二封信江屑盛赞了她父母所在的小镇,说那里景色优美如画,;秀丽的富春江环绕着连绵的群山,一股甘甜的清泉从山腰中流出,镇上的人放着免费的自来水不用,纷纷来这儿汲取清澈的山泉;历史上有一位名人因流连这儿的山水,隐居于此结庐垂钓,“虽有那,富春烟雨,一蓑一笠归隐”----那便是东汉时期的严子陵,他的钓台就在几百米开外。梅小姐回信道谢谢你表扬我的故乡,你的文字写得真好。­
      
      第三封信叙述了他去她那里探访二位朋友的情景----那时大约在冬季----诸林和西郊请他划船,小船儿推开波浪,载着他悠悠地荡漾在宽阔的湖面。后来西郊递上一张小凳,他一坐上小凳船就开始摇晃,在船体倾斜的一刹那间,他不失时机一头裁进冰冷的河中----这二人早有预谋设下圈套,使他成功做了一回落水狗。­
      
      这二人不但设计他落水,还预备好更换的衣服,只是诸林的太宽松西郊的太紧凑,他便穿着这些不同类型的衣服招摇过市。他们去商店买东西,要售货小姐开发票,小姐开完票后问写什么抬头?他说就写“第三代公猪开发委员会”,小姐认真写好后问你这单位是做什么的?他说使母猪多生小猪的,西郊说欢迎来体验生活,小姐连声说好好好。­
      
      梅小姐说你这“冬游”好有趣,你这人真幽默。­
      
      见时机成熟,江屑要求和她见面。­
      
      周五下午,梅小姐给他来信,说准备明天来城,或上午七点或中午十二点抵达,并约他在车站见面。­
      
      或许受江屑感染,梅小姐将见面方式设计得别出新裁,她说为了能一眼认出对方,咱们得装潢一下,你头戴草帽眼戴墨镜身穿白衬衣,左手拿份报纸右手握本杂志;我也头戴遮阳帽身穿碎花连衣裙手提白色小坤包。她还建议为确保万无一失,得来句接头暗号,我说:“天王盖地虎”,你答:“宝塔镇河妖”。­
      
      这种设计正中江屑下怀,他对曲辰叫声好,二人马上开始按照梅小姐开具的清单置办行头。­
      
      第二天,习惯睡懒觉的江屑早早起了床,细心“装潢”停当,按时赶到车站,没发现集遮阳帽碎花连衣裙白色小坤包于一身的女人,他的“宝塔”也没派上用场。­
      
      中午,江屑推掉了朋友的饭局,准时接到电厂开来的班车,除了有人觉得他打扮有点奇特而多看他几眼外,没见有“河妖”上来让他“镇”。­
      
      江屑与梅小姐唯一的联系方式只有通信,当天寄出的信次天抵达,所以梅小姐周五告诉他周六加班不能赴约的话,二十四小时后的周六下午才传达到当事人耳中。梅小姐在向他致以诚挚的歉意的同时,又定下了下周六的约会。­
      
      江屑看信时诸林携女友来访,他们这一来,“天王”最终没能盖过“地虎”,“宝塔”也无法镇住“河妖”,下周六的约会被无期限推迟。­
      
      曲辰到来时,看到江屑正给梅小姐写信:“……你是白天鹅我是癞蛤蟆,你是鲜花我是牛屎,你是无瑕的美玉我是阴沟的石头……”看得他如坠云雾,忙问其故。­
      
      江屑笑得浑身颤抖:“西郊这家伙!”­
      
      刚才诸林女友告诉他,梅琦女就是西郊。
      
      西郊碰巧看到那则“征婚启事”,他马上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。­
      
      他改换笔迹,写了一封应征信。­
      
      照相馆有的是美女照,挑一位最漂亮的,以达到一见钟情的效果。­
      
      电厂中学张老师是西郊前不久拍毕业照时结识的,还没来得及介绍江屑他们认识,就先充当转交信使。­
      
      也怪江屑色令智昏,西郊说的“梅琦女”,就等于告诉他----“没其女”。­
      
      

    上一篇:对自身生命的热爱希冀自己永远健康 |下一篇:没有了